【“献礼建党百年”征文选登(五)】

  • 2021-06-25 16:26:26
  • 来源:
  • 作者:
  • 访问量:

我和我的党

作者:吴圣刚

知道中国共产党,是稍稍懂事的儿童时,广播里和人们天天唱《东方红》,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,他为人民谋幸福,他是人民大救星。”“共产党,像太阳,照到哪里哪里亮,哪里有了共产党,哪里人民得解放。”童稚的意识里,共产党有太阳般的光亮,能够照亮大地,能够把人们从黑暗和苦难中解救出来。长大一些,父母开始告诉我,他们生在旧社会,都是贫苦农民,没有自己的土地,靠给地主做工糊口,饥寒交迫,是共产党建立了新中国,解放了他们,做了国家的主人,改变了受压迫受剥削的地位。从中,我知道了,父亲是共产党员。

那时,我不知道父亲是怎么加入共产党的,当然,也没有向父亲刨根问底。后来了解到,新中国成立时,父亲正青年,积极投身新中国的建设,在互助组、合作社时期就入了党。其实,父亲并非我们家族最早入党的,我家最早的党员是叔伯大哥。旧社会,穷苦人家上不起学,但只有上学才有可能获得上升的机会。我们家族就动议,以家族的力量供养一个读书人,按照传统,选择掌门长孙,大伯是他们叔伯七八个兄弟中的老大,他的大儿子就是供养的对象,指望他读书后为家族撑门面。因我父亲是兄弟中的老幺,大伯家的大哥比父亲大一点,但我父亲却没有上学的份。叔伯大哥在家族共同资助下,从小学读到高中,正是在学校,大哥接触到了党组织,并且入了党。这些,家里并不知道。直到中原地区解放,大哥随大军南下,成了党的干部,才揭晓原委。

不过,我眼中的共产党员就是父亲。我记事时起,父亲是生产队队长,总是组织农业生产,带领社员劳动,当然也组织社员开会、学习。无论春秋还是冬夏,都要比别人先下地,又比别人晚收工,在家待的少,我们兄弟姊妹一群,家里的事都是母亲操持。听母亲说,互助组、合作社时,父亲更是以社为家,几乎十天半月不回家,那时哥哥、姐姐都小,母亲拉扯着十分困难。父亲在党那么多年,有党的觉悟,以一个农民党员的方式,从小给我讲党的历史和故事,讲毛主席如何领导党和人民,经历艰难困苦、流血牺牲,建立了新中国,天下穷苦人才有了今天的生活,要我们听党的话,做毛主席的好孩子。在父亲的教导下,心目中的党,伟大、光荣、正确,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;没有共产党,穷人还要恢复黯淡的生活。在我的记忆中,我就是在党的历史和故事中,接受了启蒙教育,直至上学,也是在学习毛主席语录中成长,对党天然的亲近,党就是中华民族的主心骨,是中国最坚强的力量。

有一件事,更让我感受到党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。1976年9月,毛泽东主席逝世,举国悲恸,每个大队都搭建灵棚悼念,乡亲纷纷前来寄托哀思。村里有兄弟两人,解放前是流浪的孤儿,解放后是政府把他们养育成人,毛主席去世,在他们的心中,就是失去了亲人。两人来到灵棚,哭倒在地上,死去活来,别人拉也拉不起来,震动现场所有人的心灵,痛哭声一片。那时,我只有十四岁,但我清楚,老百姓都在想,毛主席去世了,周总理也去世了,谁来领导党和国家,会不会回到旧社会?在农民的朴素意识里,共产党就是救命恩人,自己的命运与党的命运联系在一起。

生在新社会,长在红旗下,从小接受党的阳光雨露的哺育,我们是真心热爱党,积极追随在党的旗帜下。小学时积极进步,加入红小兵、少先队;中学时更加努力,加入共青团。因为少先队、共青团是中国共产党的预备队和后备军,加入少先队、共青团才能更靠近党组织。大学时,已年满十八岁,按照党章规定,可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入学不久,我就字斟句酌地写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,郑重其事地交给党支部,并积极学习党的历史、理论和党的知识,在思想、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上严格要求自己,争取早日符合党员的条件。我在班里是团支部成员,后来又做校学生会宣传部长,无论在班里、系里还是学校,我既勤恳完成组织上和师生们交给我的任务,又要努力学好专业课,各方面都力求走在前面。系学生党支部书记是我的同班同学,在部队入党,复原后考入大学,比我们大几岁。我找他汇报思想,他总是说,你要积极努力,创造条件。大一、大二是这样,大三、大四还是这样。看到别的同学一个个入党,不免心里对他有些想法,我说一直在努力,让他告诉我还有哪些不足,他只说,有同学对你有一些意见。就这样,大学期间,没有迈进党的大门。我自己想,可能自己确实与党员的标准还有距离。

大学毕业留校,被分配到党委宣传部。在党委部门工作,让我更觉得入党的迫切。我又重新向所在的党支部递交入党申请书。参加工作后,和大学生入党不同,同事中年龄不同、经历不同,申请入党的时间也有早晚。我是刚工作的青年人,还有一些是工作多年的同事,经历丰富,党组织会考虑发展经过多年考察的积极分子。基于此,我就更加努力工作,积极创造条件,争取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其实,我毕业就作为单位骨干使用,文秘、理论宣传、编报纸、甚至摄影,里里外外都干,加班加点,没有怨言,组织和领导信任,一心把工作干好。那些年,高校并不平静,资产阶级自由化常常侵袭高校,宣传部作为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,任务繁重,做好师生的思想教育和引导,对高校意义重大。作为宣传部的工作人员,必须具有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和政策理论水平,我边工作边学习,不断提高自己的理论素养和政治辨别力,为做好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经过组织的培养和自己的努力,1989年1月,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恰在这一年,发生了“六四”政治风波,我坚守岗位,随时听从党组织指挥,为师生的教育引导和学校稳定付出自己的努力,也经历了重要的考验。

1994年2月,党组织派我担任新组建二级单位直属党支部书记,直接负责党务工作,这是党组织对自己的信任。我按照基层党组织建设的要求,健全支部内部构成和组织生活,并理顺单位管理机制,单位很快走向正常轨道。之后,我又调派其他单位做负责人。2004年,校党委派我到文学院任党委书记,又重新主持党的建设工作,这已经是新世纪的党建工作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全面从严治党,党的建设任务更重。虽然有一段书记兼院长,但党建仍然是主业主责,首先要抓好党委自身建设和领导班子建设,更要做好党支部建设,使党的建设基础更牢固,还要做好师生的思想政治工作,增强党组织的凝聚力。期间,按照党员标准,积极吸收高层次人才和优秀青年学生加入党组织,为党补充新鲜血液,至今发展新党员近千人,他们是党的队伍的有生力量。二十多年党务工作的经历,使我深刻理解,党建工作责任重大,使命光荣,能够为党的建设伟大工程尽绵薄之力,充满自豪!

2021年,我们党已经走过了一百年的光辉历程。一百年来,我们党宗旨不变,初心不改,理想坚定,信仰鲜明,奋斗不止,永葆活力,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,建立了新中国,确立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制度,经过70多年的建设,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人民富裕,国家富强,正行进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中,我们党也从刚成立时50多人的政党,发展成为拥有9000多万党员的大党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!党运决定国运,党的力量是所有党员力量的汇集,党和国家事业的辉煌,是无数共产党员不懈奋斗出来的,每个党员都与党紧密联系在一起。在党言党,自入党的那一天起,就已经把自己交给了党,就应该履行入党誓言: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,随时准备着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,永不叛党。”

作为共产党员,始终在党的旗帜下成长着,工作着,奋斗着,也分享着党的光荣和自豪!

(作品采自“献礼建党百年”主题征文作者系我校文学院党委书记

关键词:献礼 建党 百年 征文 文选 选登 编辑:李春燕